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这是要气死我么?”杜辰生这会子真要被气得吐血了。他恨不得也像大哥刚才那般,倒下去晕一下,也好让这些王八糕子知道知道厉害。



 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,就怕猪一般的队友。虽然作为古人的杜辰生不知道这句精辟的论段,却深切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。



  如果不是杜云翼跳出来说话,牛氏出来责骂,引出张氏这番话,他就要把杜寅生给糊弄住了。他是要把杜锦宁弄傻的,自然不会送他去上劳什子书院;杜方苓是要被卖的,二儿子那个窟窿也能被填上,而且他以后一定好好管束二儿子,不让他去赌钱,这件事,基本就可以解决了。



  可偏偏,偏偏这些人都要跳出来胡搅蛮缠,胡说八道,打乱他的计划,他这会子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

  偏他身体好得很,这会子不光没有胸闷心痛,还越发地被气得精神。



  “你们都闭嘴,这些事以后再说。”他拍了一下桌子,掷地有声地道。



  可张氏哪里能如他的意?张氏早就对杜云翼每个月拿钱回去养杜云年一家就十分不满了。如果杜云年能老老实实做事,即便赚的钱少一些,她还不会有意见。可偏他整日游手好闲,姚氏除了做两餐饭,啥也不做,夫妻俩就这么躺在家里喝杜云翼的汗血,她能乐意么?



  这心里一不平衡,那意见就多了,更不用说现在还得知杜云年去赌钱。



  张氏在城里长大,即便没亲眼那些赌徒的嘴脸,也听别人说起来。沾什么都别沾赌。赌红了眼,卖儿卖女都是常事,败家那简直不要太简单。有这么一个祸害在家里,没准哪天杜家的所有家产都败光了,还得背一屁股债,她哪能冒这样的风险?



  所以,这个家是一定要分的。



  “这不是有里正和李大伯、郑大叔在么?有什么话,还是现在说清楚的好。”张氏十分从容地道。说着,她又悄悄拧了杜云翼一把。



  “对,反正请了里正他们来,不就是说家事的吗?反正咱们家的事,也没什么不能拿出来说的。”杜云翼连忙附和自己媳妇。



  杜辰生的脸色黑成了锅底。



  他不光没解决杜寅生的事,竟然大儿子又闹起了分家来。这会子他想替儿子把张氏休了的心都有了。



  在这个屋里,除了杜辰生和牛氏,最不希望分家的就是杜云年了。分了家,不光没人拿钱回来养他一家,而且他想要再卖杜方苓,那就难了。



  “谁说我欠了赌债了?大哥你这是听谁说的?”他站了起来,理直气壮地问杜云翼,一副被冤枉的样子。



  兄弟二三十年,杜云年是个什么德性,杜云翼这做大哥的再清楚不过了。



  为防杜云年抵赖,他也没说是杜锦宁说的,而是淡淡道:“我听赌场的人说的。”



  杜云年一噎,哑口无言。



  杜辰生之所以想瞒着二儿子赌钱这件事,就是怕大儿子和大儿媳妇有想法。这会子见事情暴光,杜云翼夫妻俩果然有意见,不由得叹了一口气,知道事情没法善了了。



  他道:“云翼,‘父母在,不分家’,这种祖训你应该听过的吧?我和你娘还在世,你现在就闹着分家,你这是不孝……”



  杜云翼没等他说完,就打断他的话道:“我说了,你和娘我会赡养,但我没有养弟弟一家的责任,也没有供侄儿念书的义务。如果不养他们,不供侄儿念书就是不孝,那就不孝吧。”



  “云年怎么是靠你养呢?我手里还有二十多亩田地呢,那出产的钱粮,难道还养不活云年一家?”杜辰生是真的火了,说话的语气也十分不善,“你住的宅子还是我的呢,我要不给你住,把它租出去,一年里也能收十几二十两银子。你要不要跟我把这笔账也算清楚?”



  “一码归一码。”杜云翼道,“同样是儿子,为什么我要在外面累死累活,看人脸色地赚钱,他就可以在家里游手好闲,什么事都不做,还跑去赌钱?难道我就该为人当牛做马,他就应当坐享其成?”



  杜辰生神情一滞,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

  牛氏见老头子哑火了,赶紧拍着大腿就哭了起来:“云翼,你这是不要爹娘了吗?枉费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,你就这么对我们的?这样我老婆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不如死了算了。”说着站起来就要往外冲,似乎要去寻死。



  张氏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她:“娘,您大儿子不养二儿子,您就去死,您这是想逼死你大儿子?如果您想让您大儿子继续孝敬您,您就别闹。”



  杜云翼适时地表态道:“爹、娘,你们可以跟我过,我和张氏会孝敬你们的;如果你们不愿意,要跟二弟过,每个月该给你们的孝敬银子我仍然会给,但别的就没有了。”



  他以前是怕爹娘伤心,一直忍着没说。可这会子当着外人的面把脸撕破了,干脆铁了心要分家。



  牛氏看看杜辰生,见他没作声,又担心大儿子和大儿媳妇真不管她,想了想,便又坐了回去。



  杜云年见老爹沉着脸坐在那里不说话了,当即慌了神,央求道:“哥,我会改的,我再不去赌钱了。我以后也会好好在城里找个事做,不再游手好闲,大哥你就原谅我一次吧,好不好?我是你弟弟,亲弟弟呀。”



  杜云年打小就是个好吃懒做的,杜云翼哪里信他的话?只不理他,而是眼睛盯着杜辰生,等着他表态。



  杜辰生肠子都悔青了。要知道怒怼哥哥的后果这么严重,竟然引得大儿子闹分家,他是打死也不会多那一句嘴,说那句挤兑杜寅生的话的。



  他疲惫地坐在那里,似乎一下子老了好几岁,脸上的皱纹都深了几分。



  他抬起头,求救似的看向杜寅生:“哥,你帮我劝劝云翼吧,他最听你的话。”



  杜寅生嘴角一勾,凉凉地道:“依我看,你就该听云翼的,把家给分了。自古以来,不患寡而患不均,你为人不公正,云翼自然不服。这个家,你不想分也得分。”



  “可、可……”杜辰生可了半天,还是没说出什么话来。



  他只得颓然地摆了摆手。


古代农家日常



*** 即刻加入,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古代农家日常的乐趣!品书居永久地址:www.ipinshu.la ***  注册品书居会员




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.如发现小说古代农家日常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如果对古代农家日常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
copyright (c) 201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