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  也不知齐慕远是用什么做的灯芯,油似乎也不是单纯的煤油,火燃很大,壶子又小,没多一会儿的功夫,壶子里的水就开了,而且屋里和水都没什么异味。

  杜锦宁掰了一块茶饼放进去,盖上盖子煮了一会儿,便吹灭了火。让陶壶用余温慢慢焖着茶,杜锦宁坐正身子,正翻开她拿的那本书,准备看上几页书时,齐慕远就已经回来了。

  他手里拿了一碟子糕点。

  “藤萝饼?”杜锦宁看清楚那点心时,眼睛顿时一亮。

  齐府的外院就种了几株藤萝,这藤萝本是暮春时节开的花,现在已进入了盛花期,一串串藤萝花如紫色的瀑布一般垂在木架子上。杜锦宁正想跟齐慕远说明日过来摘些藤萝花回去做饼吃呢,没想到现在就饱了口福。

  “你认得这是藤萝?”齐慕远奇怪道。

  藤萝属北方植物,南方很少栽种。当年齐伯昆从北方拿了几株种在院子里,许多人都误把藤萝当作紫藤。

  “嗯,书上看的,哪本书记不得了。”杜锦宁拿过饼咬了一口,故意含含糊糊道,“你也知道,我在种植上可是有天赋的。”

  齐慕远就不问了。

  他虽然记忆力也好,但他看书是有选择的,求精求深,不像杜锦宁拿到什么书都看,书院藏书阁里的书都差不多看完了。而且她还专门对种植的书有兴趣。所以杜锦宁说是从书上看来的,他便没有半点怀疑。

  杜锦宁见状,扬了一下眉毛。

  她广看书,杂看书,目的就在此。免得她露出点不一般的见识来,就被人怀疑。如此博阅群书,被人问起时她就有话说。而且看书多了,她心里也不怵别人刨根究底,因为她总能从书里找到些出处,来作为自己的理论依据。

  看到茶壶冒着热气,齐慕远打开盖子看了里面一眼,便又盖上,拿出两个茶杯洗了洗,给杜锦宁和他自己分别倒了一杯茶。

  那饼并不大,三口两口就吃完了,杜锦宁接过茶水,道了一声谢,吹了吹便喝了一口。

  茶水一入口她就停住了,抬起头来看了齐慕远一眼,低下头去又喝了一口茶。

  “怎么样?”齐慕远含笑问她,眼眸里满是期待。

  将茶水咽下,杜锦宁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你打哪儿来的这茶?”

  这是生普啊。她记得“茶马互市”就是唐宋时期形成的,普洱茶似乎在唐宋时期就被列为了贡品。莫不是这普洱是从云南那边运过来的?

  “我制的。”齐慕远道。

  “你制的?”杜锦宁还觉得是自己听错了。

  齐慕远点了点头:“去年看你制茶,我便突发奇想,先照着你制茶的方法把茶炒上一遍,然后再按他们做茶饼的方法把茶给团起来。不过我不喜欢香料的味道,所以没放香料,也没把茶捣得太碎,直接就这么团成了一团放着。后来我忙着参加县试、府试,就把它忘记了。今年看你教梁严两家制茶,我才想起我去年做的茶,还以为放得太久,发霉变质了呢。却不想喝了之后,感觉还不错,喝了也没见身体有什么不适。本来还想拿去给你看看的,没准到你今天要过来,还要煮茶喝,正好给你试试。”

  杜锦宁顿时来了兴趣。

  相比起念书写文章,她更喜欢钻研植物以及吃喝。

  三个好友里,章鸿文背负着全家的重望,一心一意念书,连闲书都少看,更不用说干别的了;关嘉泽兴趣那叫一个广泛,什么他都要去瞧一瞧看一看,但都是三分钟热度。要不是念书写文章被关乐和盯着,估计他也不会有现在的成绩。

  唯有齐慕远,平时不声不响,连个表情都欠奉。但他对什么感兴趣,就很能钻得进去。去年他中了童生不用每天去书院上学后,他还花了一些时间研究陶瓷,跟到窑口去向窑工讨教了一番,自己还试着烧了几个陶瓷。现如今他都还在摆弄这玩意,杜锦宁就收到过他送的陶土花盆。

  现如今齐慕远又对制茶感兴趣,没准哪时她就能喝到红茶、花茶了呢。

  她细细地品了两口茶,点头赞道:“这茶不同于散茶,也跟以往的饼茶不一样,别有一番醇厚的味道,很好。”

  齐慕远的脸上就浮现出笑容来:“我也这么觉得。我喜欢这味道。”

  “你叫人再制一些,放久一些,估计会更好喝。”杜锦宁指点道。

  普洱茶,是一种后发酵茶。制茶的时候杀青的温度不宜过高,让其保持茶叶的活性,然后放置在自然环境下,让它在适当的温度与湿度下慢慢发酵。

  刚开始制成、还没有发酵完成的的普洱叫生普洱,它属于绿茶,味道变化多端,既有绿茶的刺激鲜爽,又带有黑茶的醇厚甘甜;随着存放时间的推移,它就如积年的老酒,味道越来越醇香顺滑。

  齐慕远点点头;“正有此意。”

  “哪时你带我去窑口看看吧,我对制陶也很感兴趣。”杜锦宁道。

  一听杜锦宁这话,齐慕远越发高兴:“好。”

  世家大族向来是不会在外面买成衣或做衣服的,都是自己在府中养了做针线的女仆。齐伯昆和齐慕远虽是一老一小两个男人,从京城回来时却也带了针线上的人。毕竟齐慕远正是长个儿的年纪,新制的衣服没俩月就不合身了。再者这时代的纺织和染色技术不到家,衣服易皱易褪色,往往洗上几水就成旧衣了。所以讲究些的人家,都是常年不停做新衣的。

  这些女人手脚麻利,杜锦宁跟齐慕远吃着饼喝了几杯茶的功夫,观棋就用托盘捧了那套衣服进来,禀道:“少爷,衣服改好了。”

  齐慕远就看向杜锦宁:“换上?”

  “去哪儿换?”杜锦宁问道。

  她之所以跟齐慕远进来换衣服,就因为她还没发育,完全没有女性特征。而且她里面还穿着中衣,只需要换外面的衣服而已。只要给她个没人的地方,换个外衣完全不是什么问题。

  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齐慕远一直让她感觉很安全、很靠谱。在他的地盘里,她觉得完全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状况。

  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!

古代农家日常



*** 即刻加入,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古代农家日常的乐趣!品书居永久地址:www.ipinshu.la ***  注册品书居会员




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.如发现小说古代农家日常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如果对古代农家日常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
copyright (c) 201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